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详谈燕王哙禅让事件对燕国有什么影响?他到底有多荒唐
详谈燕王哙禅让事件对燕国有什么影响?他到底有多荒唐

长期游离于华夏文明圈的边缘的燕国是战国七雄之一,它在历史上的存在感并不高,正如上述《史记》记载,燕国姓姬氏,在周武王灭了商朝后,封召公于燕地,燕国就此建立。

继位三年的燕王哙联合楚、韩、魏、赵四国攻打秦国,但未能取胜,于是各自退兵。燕国国祚有八百多年,值得大书特书的君主似乎只有三位,正面君主有一位,即燕昭王,负面君主有两位,即燕王喜和燕王哙,前者是亡国之君,而后者因为禅让几近导致了燕国亡国。《韩非子》中有一段描述:“燕君子哙,邵公奭之后也,地方数千里,持戟数十万,不安子女之乐,不听钟石之声,内不湮污池台榭,外不罼弋田猎,又亲操耒耨以修畎亩,子哙之苦身以忧民如此其甚也,虽古之所谓圣王明君者,其勤身而忧世不甚于此矣。”

燕王哙的国相子之,史书上少有着墨,只留下“贵重、主断”的四字评语。燕王哙是非常器重他,子之任燕相时托言“白马”而实则耍弄权术,心机和城府可见一斑。苏秦的族弟苏代与子之是好朋友,子之又是燕国的相国,在燕国位高权重。苏秦死后,齐宣王重用苏代,并派遣苏代出使燕国,想让燕王哙重用子之的苏代就说齐宣王无法使齐国再现齐桓公时期的霸业。因此就很信任子之燕王。

后鹿毛寿趁机以禅让制大道来怂恿燕王哙把王位禅让给子之,还说出了一个让燕王哙心动的理由即“今王以国让相子之,子之必不敢受,是王与尧同行也”,王哙于是将国家托付给子之,没有接受的子之份却由此更加尊贵。过些时日,有人说现在大王把国家托付给了子之,但官吏都是太子的人,实际上还是太子执政。燕王哙信以为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即“王因收印自三百石吏而效之子之”,子之见太子平已经不能威胁到自己就行使国王的权力,燕王哙成了臣子,国家事务都有子之决定。最终导致了“子之南面行王事,而哙老不听政,顾为臣,国事皆决子之”的结局。

国在子之的执政下,走向了大乱,百姓苦不堪言,而将军市被和燕太子平进行谋划,趁机攻打子之。在燕太子平的号召下“数党聚众”,却攻打不利,而将军市被临阵倒戈,并且率军攻打太子平,结果将军市被战死。在诸侯国林立的战国时代,一个诸侯国内部发生了动乱,影响很大,而燕国的内乱,就让齐国这个邻居坐不住了,于是齐王“令章子将五都之兵,以因北地之众以伐燕”。齐军顺利进城,大获全胜。燕王哙已去世,子之被杀。燕国内乱平息了,又过了两年,燕国拥立公子职继位,就是燕昭王。东施效颦的燕王哙没能成就圣贤的虚名,反而贻笑大方。

禅让制根本是让贤,但是子之似乎和“贤”字还有差距,也就是说这场禅让其实就是一场“阴谋”。如果燕国不爆发内乱,或许这场禅让并不会短时间内爆发出弊端,子之执政之后实施暴政,内乱的爆发也是情理之中。在礼崩乐坏的年代禅让制并不适合当时社会的发展,君主最大限度的加强中央集权,才能在短时间内集中综合国力应对挑战,而其它强大起来的诸侯国进行的变法活动正是以此为核心的。

太和县关集镇闫庙集陶化明联通通信专营店  电脑版  手机版  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关集镇